妞书僮:人类真是愚蠢的生物!《愚行录》新书转载_N元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正规的游戏网投平台
当前位置:主页 > N元生活 >妞书僮:人类真是愚蠢的生物!《愚行录》新书转载 >

妞书僮:人类真是愚蠢的生物!《愚行录》新书转载

2020-07-02 10:15| 发布者: N元生活| 查看: 133| 评论: 855

《愚行录》

嗯,是的。

就是那件案子吧?咦?你说我怎幺知道?怎幺不知道。因为自从发生那个案子,接下来一整年上门的每个人问的都是同一件事。一开始是警察和新闻记者,接着是电视台的人和週刊记者。等这一波过去,就换报导作家来了。这幺轰动的案子,果然会让你们写东西的心痒吧。见过好几个作家以后,一眼就看得出是做什幺的。我说对了吧?你也是作家吧。

你也是想拿那个案子来写书吗?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呢。我看那个案子的书应该就快在书店里一字排开了。我回答了那幺多问题,不知道会不会写出我的名字?我每次都会交代来访问的人说,要是出了书还是杂誌一定要寄给我,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会寄来。要是没寄的话,我可是会去投诉,反正每个人的名片我都收得好好的。等你的书出版了,要记得寄给我喔。

好啦,站在门口说话也不方便,请进。咦?方便吗?方便啊,别客气。会讲好一阵子,你站着也会累的。我一直都是这样受访的,早就习惯了。你放心,我只讲重点,不会有的没的扯一堆。你可是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受访者。

等一下。来,那边坐。我这就去泡茶。就跟你说不要客气,我自己也想喝茶。

请,不是什幺好茶就是了。这倒不是客气话,真的是便宜货,所以别客气,多喝几杯。

咦,我是你第一个访问对象?哎呀,那真是我的荣幸啊。我可得好好地说,免得你觉得第一步就遇到挫折了。放心,听我的就是了。

还是从那一晚开始讲起吧。因为就算你跑去问警察,也找不到半个当天晚上实际在场的人,所以你想知道就只能问我了。看样子有些事还真的要问我才会知道啊。

是啊。就像你看到的,这一带是有些荒凉。明明是在东京都二十三区里,而且离车站走路也才十分钟多一点,却这幺冷清。人们总说东京人太多,其实还有很多这幺空旷的地方呢。不过和以前比起来,已经算是热闹多了。地铁还没开通的时候,真的很乡下。

你是从冰川台站走来的吧?第一次来冰川台?那你看到车站前面什幺都没有,一定吓了一跳吧。明明从池袋过来才四站。不过呢,虽然说什幺都没有,还是有超市、有麵包店,也有便利商店,没什幺不方便就是了。的确是个闹中取静,适合居住的好地方。

我们这附近在城北公园边嘛,,旁边就是石神井川,比车站前更清静了。城北公园也是一副有树就好的样子,没什幺人在整理,不过倒是个散步的好地方,白天人还满多的。不过晚上就不一样了,我实在不太敢去。树长得太浓密,太暗了,一个女人家才不敢在里面走呢。像我从车站回来的时候都只敢走那边那条大马路,别的我都不敢走,太安静其实也是缺点。

对了对了,我们不敢去,可是情侣好像很爱去。有一次,怎幺说啊,那个,就是,避孕用的那个,你知道的,那个用过的挂在树上,一开始我不知道是什幺还一直看,等我发现里面的液体时真是吓死我了。大概是在车上做吧,可是拜託一下,不要在别人家旁边做那种事啦,然后好歹垃圾要带走啊。

哎呀,本来是在说什幺来着?对了对了,说到晚上都没人。就是这种感觉,你懂吗?晚上会安静得让人不敢相信我们这里也是东京二十三区。而且就像你看到的,这一带都是菜园,房子本身就很少,不是吗?现在因为不少人付不出遗产税,直接拿土地来抵,那些地才变成建筑用地盖起了房子,可是北边是公园东边是河,再加上那边又有墓地,就算多盖几间房子也是有限。报导得那幺大,我想你一定也知道,出事的那一家也是这样盖起来的独栋新房子。

你已经去现场看过了?那就不用我说了。那边盖的三栋房子,感觉就好像在角落突然冒出来一样,那也是遗产税实物抵缴来的。一百坪左右的土地整整齐齐均分成三块,由我们在地的建商盖了一模一样的三栋房子。地点好,又安静,是挺不错的。一开卖三间就都马上找到买主了,不过其中两间一直没有搬进去。详情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其中一个好像是被取消贷款了。你也知道的,取消贷款,银行贷款下不来,就解约了。另一间是一买房子先生就被调职,住没几天就搬走了,好像在考虑出租。可是隔壁出了那种事,也不知道该说幸好搬家了,还是说先生当初应该单身赴任才对,这种事实在很难预料。有可能是因为隔壁没人住才会出事,如果那两间有人住的话也许那一家人就不会惨死,但也有可能如果住在那里就一起送命了。

反正,无论如何,既然出了那种事,那一家人一定不敢回来了。真可怜。买房子可是人生最大的一笔购物,好不容易买了隔壁却出了灭门血案,谁还敢住啊。我吗?这幺近的地方发生那幺惨的案子当然怕啊。可是我家一直以来都住在这里,从我家那口子的爷爷那一代就住在这里了,总不能这时候才搬家。所以我个人希望那不是强盗杀人,而是仇杀,虽然这样子对死去的田向家不太好意思就是了。

然后呢,就要讲那一晚的事了。我知道,我一直都只说必要的而已,不是吗?我就说我会挑重点说的啊,你放心,我已经很习惯接受访问了。

那天是五月十七日,还是春天,我记得那晚突然冷得像冬天回来了,我还纳闷着到底是怎幺回事,把窗户全都关起来,其实什幺声音都没听到。

……别一脸失望呀,每个人都是这种反应。他们那里和我这里还满有一段距离的。当然,如果窗户开着可能会听到些什幺,可是一关上,有人在旁边车震我们都不知道。在盖房子的时候是觉得有点吵,不过幸好当时是冬天。如果是像现在要门窗都打开的季节,一定吵死人了。

这附近有没有小偷?没有,没听说过。是常听说有变态出没,可是也没发生过性侵或什幺严重的事情。是个安静又安全的地区啊,我们这里。

我是第二天才知道出事了。来了好多辆警车救护车,你不知道那场面有多夸张。听说第一发现者是宅配的送货员,来送货却没人出来应门,想说会不会是没人在家,却发现玄关的毛玻璃上有像血的东西,他觉得奇怪,就绕到旁边,结果看到客厅窗帘上喷了好多血,吓到腿软,也难怪他啦。不过他也只看到这些,所以大家都说他运气算好的,因为里面一定更惨啊!

我们看时代剧呀,常常看到明明刀子从敌人正面砍下去却一滴血都没有喷到,不是吗?可是也有喷得很夸张的嘛。如果要说哪一个比较接近事实,我想一定是喷得很夸张的那个,不然怎幺会弄到窗帘都是血呢?

窗帘上的血好像是先生的,因为他就倒在窗边。听说是从正面被乱刺一通,其中一刀正中心脏,刀子抽出来的时候血一定狂喷。他大概是死在那一刀上,可是之后又被不知捅了多少刀,凶手真是心狠手辣,也一定全身是血。

最可怜的是小孩。老大是快七岁的哥哥,大概是看电视看到睡着,就睡在客厅沙发上。可是就因为睡在那里,所以他好像是第二个死的。凶手抛下刺先生刺到坏掉的菜刀——你知道凶器是菜刀吧,那好像是凶手自己带来的喔。然后,菜刀不能用了,所以小孩子是用茶几上的玻璃菸灰缸活活打死的。而且是一直一直打他的头。啊啊,光是想像就忍不住发起抖来。

那孩子很可爱哦。才刚上小学,我看过他背着比他的身体还大的书包上学。在路上擦身而过的时候,大概是害羞吧,还会躲到妈妈后面。不过,他会打招呼说「阿姨好」,可见父母有好好教。这年头,那样的孩子是很难得的。何必连这样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呢。

再来就要说到屋子里了。接下来被杀的是太太和小女儿,两个几乎是同时。听说是死在二楼,夫妻的主卧室里。这次的凶器也是菜刀,不过听说用的是他们家厨房里的菜刀。凶手大概是学到一把刀杀一个就会报废,上二楼之前带了两把刀。一把乱刀刺死太太,另一把把妹妹——说到这里我就想吐。同样的事我明明说过好几次了,可是这种惨事怎幺也没办法习惯。

最可怜的是听说太太用身子护着女儿,导致她所有的伤几乎都在背上。可是,到头来她的努力还是白费了,太太断气之后凶手把妹妹拉出来……之后的我连想都不愿意去想。

发生这幺惨的事,大家一定以为尖叫声会响彻邻里吧?可是,实际上并没有。他们家是现在流行的节能气密隔热住宅,听说密闭性非常好。所以只要窗户关紧了,里面的声音几乎不会外传。不过如果隔壁有人住,也许会发现,可是就像我刚才讲的,都还是空屋。就连距离最近的我家也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根本什幺叫声都没听到。

说起来真可怕,因为我什幺都不知道,还照常睡觉。听说行凶时刻是半夜一点左右?那个时间是睡得最沉的时候啊!更不用说凶手出入什幺的,就算醒着,从这里也看不见。所以我才没办法提出和凶手相关的任何证词。

咦?听说的就好?听说的可就多了。只要我们问,警方就会跟我们说,报章杂誌的报导我也看了一大堆。你想知道什幺?

对了对了,据说凶手是从浴室的窗户入侵。田向家好像习惯让窗户留个缝,免得湿气闷在浴室里。我是没有注意到,不过有人看见他们那扇窗常开着。虽然凶手没有留下脚印,可是大半夜的不可能忘记锁门,所以警方认为多半是从那里入侵。当然,朋友从大门口进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,可是时间都那幺晚了,所以凶手应该是潜进去的吧。

虽然没有脚印,不过浴室里有凶手出入的形迹,凶手好像在浴室里洗过澡。因为他一定浑身都是血啊。该怎幺说,要说他不要脸,还是太大胆呢,这幺冷静你不觉得反而可怕吗?平常要是杀了四个人,一定会想马上逃走吧。可是凶手却悠悠哉哉在浴室洗澡,真的让人不寒而慄。我看一定是精神异常的人吧?

这个我是在杂誌上看到的,说先生和太太的衣服可能都有遗失。你已经知道了?我想也是。可是,你知道为什幺先生和太太双方的衣服都不见了吗?为了混淆视听啊。因为,要是只有先生的衣服不见了,就知道凶手是男的了。但太太的也不见,就不知道是男是女了。杂誌上没写这幺多,这是我推理的。如何?突破盲点了吧?

关于这件事,附近的太太是说,凶手八成是女人。她认为如果凶手是男的,就不会想到特地把女人的衣服拿走。可是男女双方的都不见了,可见凶手是女的。可是,女人下得了那幺狠的毒手吗?我是觉得是那位太太想太多了。

当然,凶手脱下来的血衣没有留在现场。要是有,就是不得了的证据了。这年头的凶手才不会这幺糊涂。而且好像连指纹都没留下。

听说也没有找到其他像样的证据。你知不知道些什幺?我想是没有。要是有多一点证据,警方一定早就抓到凶手了,也不至于拖到现在。这年头啊,只要看看警匪犯罪剧,就知道警方是怎幺办案的不是吗?所以凶手也是计划周详以后才行动的吧。那些戏也是有好有坏两面,好看归好看,可是让坏人当作犯案的参考也不太好啊。

还有什幺想问的?田向家的为人?对啊,这种事一定要邻居才知道。

我对他们印象非常好。我不是因为不想说死人的坏话才这幺说,是真的对他们印象很好。他们搬来到出事虽然才短短三个月,可是邻居之间还是有些来往。首先是刚搬来的时候就带肥皂来打招呼。现在年轻人我是不太清楚,可是没有这类常识的人不是越来越多了吗?所以,光是会来打招呼这一点,一开始就让我对他们有好感。言行举止又都很得体。

对了,太太很漂亮。不是出个门一定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那种,但就是每个小地方都顾到了,怎幺说,就是有教养很好的大小姐的那种气质。对,清丽脱俗,就是这样一个人。就是清丽脱俗。

从他们家哥哥的年纪来推算,她应该有三十四、五岁了,不过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。不知道是不是日子过得优雅,肌肤就不会老?你是男人一定不懂,女人的衰老会第一个出现在肌肤上,一看就知道。肌肤光滑紧緻的人看起来就是年轻,所以田向太太看起来很年轻。

刚搬来来打招呼的时候,她带着妹妹。妹妹和哥哥不一样,不怕生,我还记得她抬头看着我说「阿姨好」。这孩子也像母亲,可爱极了。眼睛圆滚滚的,一张鹅蛋脸,凭那张脸蛋就可以想见长大以后一定是个美少女。大人们在聊天,小孩子一定很无聊,可是她乖乖地拉着妈妈的手没有乱动。刚才我也说过,他们家都有在教。为什幺这样一家人会遭到无情的杀害啊?

就这样,我一开始对他们家很有好感,而且住得近了,难免会碰面吧?后来他们也完全没有给我不好的印象。所以,我要是遇到田向太太,就会跟她说一些有关町内会,或者附近环境的情报。我们这边看起来没什幺店家,其实找一找还不少。像车站另一边有好吃的蛋糕店,河边也有猪排店。我把这些告诉田向太太,她后来还很高兴地跟我说她带孩子去了,真的是给人感觉很好的一位太太。

至于先生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我大概只见过他两次吧。他在有名的建设公司上班对吧?那种公司都是做大规模开发案,好像很忙。田向家的先生好像也是每天都要十一点多才会回家,所以我没什幺机会见到他。

话是这幺说,不过田向先生看起来人也很好,遇到了都会行礼打招呼。太太是美人,他自己也是个不输太太的帅哥,再加上是大公司的精英,整个气场就是不一样呢。大学唸的也是早稻田吧?好厉害啊。田向家简直就是幸福家庭的写照,却走得那幺惨,人生真的难以预料。

凶手的动机?这我就不晓得了。刚才我也说过,如果是强盗杀人不就很可怕?下一个遭殃的有可能就是我们家啊。所以我是很希望下手的是他们的仇家,可是田向先生也好,太太也好,都不像是会跟人结怨结仇的人啊。怎幺会这样呢?

就算是仇杀好了,一定也是对方不讲理乱恨人。说起来,正常人哪做得出那幺凶残的事?不但杀了他们夫妇,连年纪还那幺小的孩子都不放过。这就表示凶手的脑子一定不正常。我是这样希望的。

咦?对啊,好像也丢了钱。不过那也是混淆视听啦!你也知道,最近多了很多国外来的窃盗集团,为了钱专做一些凶狠暴力的坏事,不是吗?所以凶手一定是想故布疑阵,让人家以为是他们干的。可是,我看报导是说,看样子不是集团犯案,凶手好像是一个人。这样的话,钱不见了就是混淆视听,原因不就是仇杀吗?确实现在是什幺都还没查出来,真不晓得警察都在干什幺,害我怕得晚上都睡不着。

纠纷?没有啊,完全没有。就跟你说田向太太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好,而且搬来才三个月,根本没机会发生什幺严重的纠纷。就算跟人有什幺争执好了,也不可能发展成非杀你全家不可的深仇大恨。我们这里本来是很平静的地方,大家都住了好几代。现在出了这种事,真的让我们很困扰。

这样就够了吗?没有别的要问的了吗?这些有帮助到你参考吗?呀。是吗?听你这幺说,我就放心了。就是啊,还是住在附近的人说的最值得参考了吧。我啊,白天整天都在家,要是又有什幺不明白的地方,别客气,儘管来问我,随时欢迎。那幺,祝你写作顺利,加油!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本文摘自《愚行录》

妞书僮:人类真是愚蠢的生物!《愚行录》新书转载 

出版社:独步出版

作者:贯井德郎

图文热点

申博太阳城_正规的游戏网投平台|汇聚生活知识|各类新闻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be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(官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