妞书僮:人的贪婪比鬼怪更可怕~《贪婪之羊》新书转载2-2_N元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正规的游戏网投平台
当前位置:主页 > N元生活 >妞书僮:人的贪婪比鬼怪更可怕~《贪婪之羊》新书转载2-2 >

妞书僮:人的贪婪比鬼怪更可怕~《贪婪之羊》新书转载2-2

2020-07-02 10:15| 发布者: N元生活| 查看: 457| 评论: 489

《贪婪之羊》

平日,我总纳闷老爷和夫人为何那样娇纵麻耶子小姐,谜团终于解开。麻耶子小姐的泪水具有魔力,看到的人根本无力招架。

我觉得麻耶子小姐也很寂寞。夫人和老夫人似乎都只关心体弱多病的沙耶子小姐,不太理会麻耶子小姐。

然而,即使如此,也不能伤害别人。沙耶子小姐惊吓过度,好一段时间都食不下嚥。

难道麻耶子小姐无法体会妹妹的伤痛吗?后来,麻耶子小姐更是变本加厉,完全超过恶作剧与骚扰的界限。

沙耶子小姐一直想养宠物,在她的哮喘症状好转的十二岁时,这个愿望首次成真。

当蓝色的虎皮鹦鹉送到房间时,沙耶子小姐开心得跳起来。小鸟取名为泰迪尔,十分亲近沙耶子小姐。或许是沙耶子小姐总和牠说话,不知不觉间,牠甚至学会人话。

「泰迪尔、喜欢、沙耶子。」

鸟的羽毛并未导致哮喘恶化,不仅如此,託泰迪尔的福,沙耶子小姐变得比以前开朗、有精神。看到开心谈论泰迪尔的沙耶子小姐,对动物完全没兴趣的麻耶子小姐不禁感到羡慕,缠着老爷给她养宠物。

在沙耶子小姐心中,泰迪尔无疑是带来幸福的青鸟。

然而,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久。

一天,我陪放学回家的沙耶子小姐走到房间,发现门开了一条缝。纳闷地进去,只见鸟笼掉在地上,蓝羽毛散落一地。沙耶子小姐疯狂地呼喊泰迪尔的名字寻找牠,最后我在角落发现牠惨不忍睹的尸体。

泰迪尔背对我们倒在地上,脸却朝着我们。头可能被扭断,以不自然的角度歪着,流出的血沾污美丽的蓝羽毛。

我立刻猜到凶手。是猫,麻耶子小姐求老爷给她养的波斯猫。沙耶子小姐离开时确实关上了门。猫不会开门,肯定是有人开门让猫进去。

沙耶子小姐哭着质问,但感冒请假在家的麻耶子小姐事不关己地说,猫一整天都和她待在房间。然后,她反过来逼问沙耶子小姐,要她拿出是猫干的证据。看看那只猫,身上没有泰迪尔的血或羽毛,也许是牠自己舔乾净了。由于麻耶子小姐要求证据,我擦拭沙耶子小姐的房间地板,试图找到猫毛,但全是泰迪尔的羽毛,不知为何,连一根猫毛都没残留。

即使从沙耶子小姐手中夺走的东西,由物品换成生命,麻耶子小姐也丝毫没受良心呵责,泰然自若。面对她的残酷,我心生一股莫名的恐惧。

中学毕业后,我立刻踏上护士之路。

我想为沙耶子小姐,及同样体弱多病的老爷有所贡献。

在看护学校聆听精神科医师的授课时,我第一次想到,麻耶子小姐可能是生病。

医师讲解心理病态,说明病患中有些人格异常者,会毫无罪恶感地伤害他人,或是犯罪。

这种人极端自我中心、容易发怒,完全不会内疚,所以不断恣意做出残忍的坏事。他们藉谎言操控别人,察觉事迹即将败露,便假哭博取同情;若是质问他们,他们往往会恼羞成怒。这些特徵,不就是在描述麻耶子小姐吗?尤其是「没有良知」这一点,贴切指出我长年在麻耶子小姐身上感到的不对劲。如果麻耶子小姐那些匪夷所思的怪异行径和傍若无人的举止,是因欠缺良知,一切都解释得通。

缺少良知,又贪得无厌,就会夺取别人珍惜的事物。听到这里,我觉得麻耶子小姐属于心理病态,已是无庸置疑的事实。

据说,这种人看到别人拥有自己没有的好处,就会觉得不公平而嫉恨,并暗中陷害对方、毁掉对方,以使双方地位平等。

我询问讲台上的医师,怎样才能治好这种病?答案是残酷的。当时,心理病态被视为无法矫正,医师说为了避免遭到毒手,只能远离这种人,我不由得陷入绝望。体弱多病的沙耶子小姐,怎幺可能逃离姊姊麻耶子小姐?

后来,我也涉猎各种书籍,吸收知识,但没有任何一本书或文献提到治疗方法。

我找不到解决之道,犹豫着是否该告诉沙耶子小姐,沙耶子小姐突然主动找我出门。

那是个寒冷的冬夜,冰冷的雨彷彿随时会冻结成雪。

沙耶子小姐也许是心急,愈走愈快,途中发现不良于行的我落后,赶忙折回来扶我。沙耶子小姐是太担心了──担心她留在神社地板下的黑色小弃犬。小狗在箱子里发抖,但一看到沙耶子小姐,立刻哼唧起来,摇着尾巴吃掉沙耶子小姐给的麵包。如果带牠回家,不晓得麻耶子小姐怎幺对待牠。可是,把牠丢在这里,小狗会禁不住寒冷生病吧。沙耶子小姐脱下开襟毛衣包住小狗,悲伤地微笑。我想帮忙沙耶子小姐,于是绞尽脑汁,觅得一个可藏匿小狗的地点。

那就是老夫人居住的别馆后方的小仓库。几天前,老夫人吩咐我去打扫。虽然是小仓库,却有六张榻榻米大。古董等重要物品都收藏在土仓库,这座小仓库只存放一些后方田地使用的农具,及老爷假日玩木工用的工具。

带着小狗到小仓库,沙耶子小姐对宽敞的空间十分满意,开心地说「待在这里就不怕冷」。我在纸箱里铺上旧毛毯,那只像柴犬的杂种小狗高兴地舔我的手。

把狗养在这里,应该就不必担心麻耶子小姐发现。麻耶子小姐很讨厌严格的老夫人,绝不会靠近别馆。老夫人或许会听见狗叫,但老夫人溺爱沙耶子小姐,只要小姐恳求,便会答应收留。

那只黑色小狗取名为克罗伊。沙耶子小姐和我把小仓库打扫乾净,铺上淡绿地毯,摆上沙耶子小姐做的羊布偶。那是一只靠垫尺寸的大羊,与五只小羊。沙耶子小姐放弃讨不回来的花园裁缝箱,以新工具製作。库罗伊相当喜欢这些温暖又柔软的布偶。跟羊睡在一起的克罗伊,模样真是可爱。

克罗伊虽然娇小,却十分聪明,只亲近我和麻耶子小姐。偷偷带牠出去散步时,看到不认识的人,牠会警戒地狂吠不止。即使麻耶子小姐发现牠,想对牠不利,牠应该也会大叫,向我们求救。

每当受到麻耶子小姐伤害,沙耶子小姐就会去小仓库和克罗伊玩耍,维持心灵的平静。一天,沙耶子小姐对克罗伊低喃「姊姊是骗子」,我问发生什幺事,她说原以为弄丢的独一无二的珍珠髮饰,竟别在麻耶子小姐的头髮上。而且,麻耶子小姐还面不改色地宣称是我给她的。沙耶子小姐珍惜的物品,我怎幺可能拿给麻耶子小姐?

我觉得还是非说不可,便告诉沙耶子小姐。

麻耶子小姐恐怕是生病。

听完我的话,沙耶子小姐长叹一口气。从小,她就听一些老佣人窃窃私语,说这户人家好几代以前生出精神有问题的女儿,当时宅邸内还有用来囚禁那位小姐的牢房──

「原来姊姊生病。那幺,我不恨姊姊。不好的不是姊姊,而是她的病。」

沙耶子小姐这样回答。她的温柔深深打动我,我暗暗想着,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她。

然而,终究还是出事。

听到沙耶子小姐的尖叫,我赶到仓库,目睹宛如残忍童话的情景。那些布偶羊,看起来就像活生生的羊──曾经活着的羊。有些脚剪掉、有些肚子剖开、有些头砍掉,彷彿全流着血、倒在巨大的血泊中翻滚。强烈的臭味扑鼻,我一阵噁心欲呕。明明是羊布偶,却散发出血腥味,让我错觉自己站在发生惨剧的农场前。

布偶羊怎幺会流血……?

沙耶子一脸惨白,紧盯着一处,怔愣不动。

循着她的视线望去,我发现靠在墙边的锄头和铁锹彼端,有罐贴着「巴拉刈」标籤的瓶子,旁边倒着一团黑影。

沙耶子小姐想靠近,不小心撞到铁锹,但铁锹倒地的声响没传进我的耳中,全遭沙耶子小姐的尖叫掩盖。

是袭击羊群的狼。不,虽然像狼,却不是狼,而是狗,我们疼爱的小狗克罗伊。羊群流下的是克罗伊的血。克罗伊也倒在血泊中,如同绘本里的狼,开肠破肚──

笛声般的尖啸撕裂空气,我顿时回过神。沙耶子小姐的脸痛苦地皱成一团,剧烈喘气,显然是哮喘发作。我立刻捡起沙耶子小姐的小提包,寻找吸入器,却怎幺也找不到一向放在包包里的吸入器。我翻过提包,把东西全倒在染血的地面,依然不见吸入器的蹤影……

沙耶子小姐呼吸困难,咳嗽着挠抓胸口,发作的症状明显比平常严重。我起身想去主屋找夫人求救时,瞥见血海中有一道反光。我不知道那是什幺,但另一边的羊肚子引起我的注意。靠垫尺寸的大羊,肚子呈现不自然的稜角。而且,沙耶子小姐当初用的是白线,却只有那只羊的肚子是黑线缝合。我跑过去,猛力撕开羊肚子。不出所料,里面是沙耶子小姐的裁缝箱,打开一看,花园中收着沙耶子小姐的珍珠髮饰和吸入器──

真是千钧一髮。沙耶子小姐说,当时要是我跑去主屋,她恐怕早就没命。那场发作便是如此严重,甚至会危及性命。

离开小仓库前我忽然想起,从血海中拾起反光的东西──那是麻耶子小姐的钻石耳环。

老爷将麻耶子小姐唤到会客室,质问她为什幺要做那种事。

「我不懂爸在说什幺。」

不论如何逼问,麻耶子小姐就是不肯坦承,始终傲慢地否认。然而,老爷一亮出在现场捡到的耳环,她像突然变了个人,潸然泪下──流下蛊惑人心的美丽泪水。

「不是我,有人设计我!对,是沙耶子干的。一定是沙耶子故意陷害我!」

老爷打了麻耶子小姐。唯独这次,老爷难以原谅她吧。毕竟沙耶子小姐差点送命。

麻耶子小姐生平第一次挨打,一脸迷茫地望着老爷。沙耶子小姐轻轻按住老爷的手,彷彿在请求他别动手,下一秒,麻耶子小姐情绪崩溃,露出魔鬼般狰狞的表情大叫:

「为什幺每次都是我的错?为什幺没人发现沙耶子的邪恶?为什幺谁都没识破她隐藏在绵羊假面具底下的漆黑本性!」

尖叫似乎益发引燃愤怒,麻耶子小姐唾骂着沙耶子小姐,不断抓起会客室里昂贵的花瓶和摆饰摔破。或许她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,连代代相传的家宝古壶、老夫人珍藏的古伊万里陶瓷绘盘,全拿来砸坏。

「住手!」

尖锐的一喝震撼室内,也制止激动的麻耶子小姐。

老夫人带着浓烈的白檀香膏气味,神情严峻地现身。

老夫人缓缓环顾屋里的惨状,不容分说地静静开口:

「麻耶子,这个家跟妳断绝关係。出去。」

或许您会觉得时代错乱,但在真行寺家,老夫人代表绝对的权威,纵然是她的亲生女儿,夫人──当然老爷也不例外,都无法违抗。

麻耶子小姐深深叹一口气,看着老夫人反驳:

「我是长女,把我赶走,真行寺家不怕后继无人?」

「有没有妳都无所谓,反正这个家有沙耶子。」

老夫人冷漠地丢下一句,换了个人般对沙耶子小姐温柔微笑,带着她回别馆。

麻耶子小姐咬住嘴唇,目不转睛地瞪着两人的背影。那双眼睛里,憎恨滚滚沸腾,像是在挑战,也像是自怜。

【延伸阅读】 

#妞书僮

妞书僮:恐怖电影知名编剧美轮和音文坛处女作!《贪婪之羊》新书转载2-1 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看完真的无法再相信任何人~而且会有深深抑郁感!虽然读完后心情会有点不是太好,但绝对会有种上瘾的感觉!(果然人的贪婪比鬼怪更可怕)

 

本文摘自《贪婪之羊》

妞书僮:人的贪婪比鬼怪更可怕~《贪婪之羊》新书转载2-2出版社:独步文化

作者:美轮和音

图文热点

申博太阳城_正规的游戏网投平台|汇聚生活知识|各类新闻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et30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国际乐虎app